日本一橋大學名譽教授田中宏在他位於東京的辦公室內 
  錢幣也可以是歷史教科書。這聽上去有些不可思議。但是對於日本一橋大學名譽教授田中宏來說,一張1963年日本發行的印有伊藤博文頭像的1000日元紙幣打開了他瞭解日本戰爭史的窗口,也喚醒了他的良知,顛覆了他的歷史觀。此後他致力於用具體的事例來還原歷史,讓更多的日本民眾瞭解日本真實的不齒於人的過去。他參與了眾多的民間組織,有“村山談話繼承發展會”,有“決不允許南京事件重演”團體。他還奔波於中日之間,幫助二戰期間被綁架到日本的中國勞工幸存者和勞工們的後代嚮日方索取賠償,在日本舉行紀念活動。日前,中國日報社駐東京記者蔡虹對田中教授進行了專訪。他自稱是日本的民族主義者。但這位民族主義者認為日本應該反省過去的錯誤,才能成為一個讓人自豪的民族。採訪內容如下:
  記者:“村山談話繼承發展會”是怎樣一個組織?成員是什麼人?
  田中:“村山談話繼承發展會”的建立並不是非常有計划進行的。安倍內閣上臺後,在歷史問題上出現很多新情況,有鑒於此,需要進一步嚮日本民眾強調繼承村山談話的意義,因此建立了這個組織。
  記者:為什麼只是“村山談話”?“河野談話”呢?
  田中:“河野談話”只是針對慰安婦問題。而“村山談話”卻涵蓋了許多普遍性問題,因此我們組織的活動僅限於村山談話。
  記者:發展會將做些什麼來發揮作用?
  田中:村山談話誕生於1995年,距今已經過去了十幾年的時間。因此需要重新回到原點來考慮歷史問題。我們希望通過研究會或講演等形式來發揮自己的作用。3月16日我將做一個報告,主題是關於日本的戰後責任和戰後補償問題以及戰爭遺留問題。目前日本的右翼大張旗鼓地宣揚他們的錯誤歷史觀,我們希望重新回到村山談話的原點,進一步反思這一談話的重要性。我想我們活動的意義正在於此。
  記者:村山首相在講話中也曾經強調過日本在今天已經繁榮起來了。在這種情況下,人們容易忘掉過去戰爭的事情。他認為和平來之不易,應該把戰爭的殘酷告訴給年輕人,不要再犯過去的錯誤。您認為今天日本關於戰爭的教育是什麼樣的情況?
  田中:我看到在網上流傳著很多錯誤的觀點。年輕人不太看書,往往僅僅通過網絡獲取知識,因而自然受到這些錯誤觀點的影響,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關於歷史觀的問題,我還參與了另外一個組織,名叫“決不允許南京事件重演”。這個組織是為了防止南京大屠殺那樣的悲劇再次出現,就南京大屠殺是怎樣一個問題、我們應該從中吸取哪些教訓而進行反思和探討的一個民間組織。南京大屠殺發生於1937年12月,2013年12月我們邀請了親身經歷過南京大屠殺的中國當事人來日本,在東京和大阪等地,與我們合作一起進行現身說法。在東京舉辦了由他們講述親身經歷的座談會。在座談會上,放映了二十幾年前大阪電視臺製作的《我看到了膠片》這個紀錄片的DVD。您可能知道,當時一位叫做馬義的美國牧師在南京國際避難區通過攝像機記錄了周圍的很多事情,後來又秘密地將這一膠卷帶回美國。圍繞著這些膠片記錄,大阪電視臺進行了採訪,並將膠卷的主要內容進行了整理與歸納,製作了這一紀錄片,主題就是如何看待南京大屠殺。參加這次座談會的人中很多都是第一次看到這個電視節目。畢竟這是很久以前的電視節目了。看過之後大家的感覺就是,現在的日本電視臺不太可能放映這樣的節目了。現在日本社會逐漸右傾,也不太可能製作這樣的節目了。因此可以說它是一部非常珍貴的紀錄片。我們覺得應該讓更多的人看到這個片子。
  (原標題:專訪日本學者田中宏:日本應該反省過去錯誤[1]- 中文國際)
創作者介紹

林海峰

tp76tpkpc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