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李嵐文閆化莊攝影
  核心提示|近一個月前,家住商丘睢縣河集鄉徐莊村的村民徐志友,在清理花生機進料口時,雙腿不慎卷入機器被絞斷。因當地醫院無法接植,家人將他送到鄭州治療。如今,治療已花去了近50萬元,家裡值錢物品都賣掉了,親朋好友和村民也借遍了。為了保住他的雙腿,妻子汪蘇花哭著告訴記者:“誰能出錢給俺丈夫治好雙腿,我願免費為他打工十年,苦活累活都能幹!”
  踩在傳送帶上清理進料口,雙腿被卷入機器
  11月7日上午10時,在鄭州市二環支路中原創傷外科醫院的病房裡,記者見到了雙腿被鋼架固定的徐志友。今年44歲的他,原是家裡的頂梁柱,如今卻只能躺在病床上,吃喝拉撒全靠妻子汪蘇花照顧。
  那場意外,一直是徐志友的噩夢。他告訴記者,10月12日下午1時許,因忙著收拾地里剛刨出的花生,吃過午飯,他便匆匆忙忙地趕到了花生摘果機前,推上電閘,準備把帶秧的花生用機器分離開。“機器開了幾分鐘就卡住不動了,我見進料口被花生秧堵住,就爬到上面,踩在傳送帶上清理進料口的秧子,沒想到機器突然開動,我被傳送帶直接送到進料口,兩條腿瞬間卷入機器。在下麵的大舅哥發現後,趕緊拉下機器的電閘,才避免了我整個人被機器打碎。”徐志友說起當時的情形,嘴唇發顫,眼裡寫滿恐懼。
  47歲的汪幫立是徐志友的大舅哥。據他介紹,當時他和徐志友一起打花生,徐志友在機器上面清理進料口,他在下麵清理出料口,聽到喊聲他抬頭看,發現徐志友已倒在進料口處,他趕緊關掉機器的電閘。
  “我爬到機器上一看,志友的雙腿從膝蓋往下已被機器打得只剩下兩根骨頭,血流不止。”汪幫立說,他隨後叫來家人和鄰居,用倒轉的方式把徐志友的雙腿一點點地退出來,然後用布裹著送往醫院。
  第一天的治療費用就花了14萬
  “當地的縣人民醫院見腿傷得太嚴重,說治不了,幫俺聯繫了鄭州的一家大醫院。”汪幫立說,到了鄭州的醫院後,徐志友因失血過多已經休克,醫生立即對他進行了搶救。起初醫生建議做截肢手術,家人不同意,懇求醫生儘量能“保住腿”。
  “那天的接植手術做了11個小時,第一天的治療費用就花掉了14萬元。”汪蘇花告訴記者,她和丈夫都是農民,一直靠種地為生,家裡有兩個上中學的孩子,公公婆婆70多歲也需要他們照顧。多年前,丈夫的哥哥在工地幹活時發生意外去世,留下一個兒子也由他們撫養。以前,家裡的生活雖然拮据,但丈夫對她百般體貼,對兩個孩子也是呵護備至,她感到很幸福。
  據汪蘇花講,事發當天搶救丈夫的14萬元錢,都是親戚朋友們幫忙湊的。後來這段時間花掉的30多萬元,也都是借村裡人的。一名姓陸的親戚知道他們家的情況後,把剛在縣城買的新房賣掉,直接將20萬元的房款幫徐志友交了住院費。陸先生告訴記者,如果能幫徐志友保住雙腿,就等於給了這個家一個希望。
  若有人出錢給丈夫治病,妻子願免費打工十年
  據主治醫生趙領峰介紹,10月26日,徐志友做完雙腿接肢手術後,轉入中原創傷外科醫院做雙腿植皮保腿手術。“病人入院時,被接上的雙腿因外皮全部損壞,骨肉裸露在外,很容易感染,需要植皮手術。”趙領峰說,醫院經過多方會診後,最終拿出手術方案,先從大腿和腹部做皮瓣包住右腿裸露的骨肉,待皮瓣植活後,再進行縫合和修複手術。
  “植皮手術至少要再進行3次,後期的治療費還需30多萬。”趙領峰說,如果後續治療跟不上,病人兩條小腿上的骨肉會因養分供不上全部壞死,前期的治療就前功盡棄了。
  據瞭解,徐志友受傷後,已花去了近50萬元,家裡值錢物品都賣掉了,親朋好友和村民也借遍了,如今還欠了醫院4萬元。
  徐志友說,他雖辦有新農合,但由於接骨和植皮手術用的藥品和材料90%不在報銷目錄中,所以只報了10%左右。“我不能失去雙腿,家裡的老人和孩子都需要我去養活啊!”徐志友說,被機器打掉雙腿後,他被疼痛折磨得吃不下睡不著,卻都沒掉過一滴淚。可一想到年邁的父母和兩個未成年的孩子,眼淚便止不住往下掉。他不想成為家裡的累贅,他想站起來,重新支撐起這個家。
  “誰能幫幫我們,只要有人願意出錢給俺丈夫治病,我願意免費給他打工十年,當保姆、做保潔,哪怕是到工地上搬磚扛水泥,我都能幹!”汪蘇花說,只要保住了丈夫的雙腿,也就保住了他們的家,為了丈夫,她願不惜一切代價。  (原標題:我想“保住腿”,重新撐起這個家)
創作者介紹

林海峰

tp76tpkpc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